左广告
Insert title here

品读歙州丨与伟大灵魂相遇

歙县文旅     2022-05-01 13:10:09     手机看旅讯     字号:T | T

  有一年陪客人去黄山,在光明顶上的一小亭子里躲雨。这座亭子叫行知亭。在山顶光秃秃的山岩之上,建一座亭子,殊不容易。亭子形制简洁,四根石柱,四个飞檐。廊柱有联:

千教万教教人求真,千学万学学做真人

  联是陶行知的名言。

  亭外石道边,还立一石碑,是行知先生手迹:

行动是老子
知识是儿子
创造是孙子

  字是行书,填了红漆。署名:陶知行。

  我们知道,先生二度改名,先知行,后行知。

  我原来曾多次去过歙县的陶行知纪念馆。每每感叹,那一代人学养之深厚、精神之高洁。

  我幼时几乎无书可读,或者说因时代原因,没读书。青年时好读书,活活几十年,未敢释卷。可是每每面对这些“先生”,心中愧且惭。

  在陶行知纪念馆,先生的雕像后面的墙上,有十二个大字: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想想先生的一生,何尝不是如此,从晓庄到育才……用尽了一生的心血。

  记得先生曾说,将好孩子带好不算本事,将坏孩子带好才算能耐。

  记得我高中的时候,正是恢复高考的第二年,我们小学、初中,七八年几乎没有读书,我更是孩子中的捣蛋鬼。高二时我们有一位徐金高老师,他和爱人谢老师同时带我们四班的课,徐老师还是班主任,正是在他的班上,我才懂得学习的重要,他们夫妇,早晨七点我们晨读,他们便在课堂来回巡察,晚上自习,他们坐在后面。多年后我问徐老师,为什么对我们那么上心?徐老师说:我们几十年不得书教,难得赶上一个时代,我们心里急呀,恨不得把所有的知识一下子给你们。我正是在徐老师班上从一个“坏”孩子而变成一个好学的青年。

  我一生对徐老师夫妇充满感激。他们也正是陶行知先生教育理念的践行者。

  近得一册《陶行知诗歌集》,言短意深。无事即翻两篇,在初秋的早晨或黄昏,面对窗外的天空,与伟大灵魂相遇,心中别有一番滋味。

  先生从不认为自己是诗人。是的,他和那些真正的“诗人”是不同的。他其实是人民的“歌者”。他的诗歌不是天上的月亮、水中的花朵。“要说大众的真心话,要讲大众的心中事”(《新文学歌》)。这册陶行知诗集,收有诗作近千首,首首都是“人民经”,他为人民而歌,为教育而歌,为唤醒民众而歌,是“一闻牛粪诗百篇”:


学新文字!
教新文字!
有了新文字,
大众个个会识字。

         ——(《儿童节献歌》

  尽管陶行知先生一再说自己不是诗人。而他正是用诗歌教育民众、唤醒人心的。他的诗歌就是他真理的号角。

  他一生写了大量的诗,在那个混乱的年代,保存下来十分不易。据陶行知的学生方与严回忆:在晓庄师范被封先生遭通缉时期,先生怕诗稿也遭劫运,曾叫学生将其诗稿复写五份,航存到北京、汉口和上海的银行保险箱里,还航寄一份到香港。1945年12月,先生要去参加死难烈士祭礼活动(昆明“一二·一”死难烈士之日),恐遭不测。在临行前的早会上,行知先生说出这么一番动情的话:“我于昨天一晚,已把我的破布烂棉花的诗稿整理好,马上可以把一份交给郭富昌同学拿到他父亲主持的安庆书店去印行了。其余几份,可以寄到各处托友人保存。我是可以交代了!无顾虑的去参加祭礼了!”

  看看,这是一番多么深情之言,也可见其爱自己的诗歌真如爱其生命。我们现在能读到这样一本《陶行知诗歌集》,该是多么的幸运。

  这是一个了不起的灵魂。行知先生性格开朗,多才多艺,极有童心。

  看白韬先生写的《陶行知的生平及其学说》,记到在晓庄学校时,先生便成立了晓庄剧社,先生自己带头参加戏剧活动,排练了田汉的《南归》《苏州夜话》及《生之意志》,在《苏州夜话》中饰老画家,在《生之意志》中饰老父,都演的惟妙惟肖。不仅校内演,还到城里公演,引起很大反响。

  行知先生十分爱写信,通过写信也是他教育、启蒙人民的一个手段。他给自己的孩子写信,来试验他的教育方式。

  在《陶行知全集》书信卷中有多封他写给儿子的信,有一封信他模仿儿子的笔法:“恭喜你们又得了一个小弟弟。你们可以给他一个名字。好不好?若是好,就请你们取一个名字供他吧。我现在寄几块糖给你们吃。好不好?若是好,就请你们吃吧。”

  这封信的名字就叫《用小桃的笔法写信》。看了之后不仅要失声笑了。先生的好奇心无处不在。他不仅向农民学习,向一切大众学习,他还要向孩子学习。我真的是惋惜先生英年早逝,先生若要能高寿,将会为中国的教育事业做出多大的贡献呀。

  还有一封信,是这样写的:

  “桃红、小桃:你们两个人真好,你们写给我的信都收到了。多谢得很,因为南京打仗,信在南京搁下了,到前天才收到……孟禄夫人前天从美国到上海,送了两盒玩的东西给你们……你们每人都要写一封信谢谢孟禄夫人,收到了就写,要写你们心里的话。写好了寄来,我给你们翻成英语,一齐寄到斐利滨(菲律宾)去给她。斐利滨是什么地方呢?请阿姑教你们。不晓得的就可以写信问问孟禄夫人。好不好?若是好,就问她。你们写给孟禄夫人的信,要自己写,写在好纸上,要写的干净。”

  先生仿佛是为教育而生。凡生活中一切,无处不体现一个教育家的用心。

  这里要宕开一笔,行知先生教育思想的形成,也是一个曲折的过程。我们知道,行知先生1915年到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读书,是美国著名教育家杜威的学生。

  1920年行知先生在东南大学执教,曾联合北京大学邀请杜威先生到中国讲学。杜威先生提出“教育即生长,教育即生活,学校即社会,在做上学”的教育理念。

  行知先生起初对老师的此教育理念也是深信不疑的。可是在实践中,此理论并不适合于中国的教育,行知先生在南京的乡下晓庄,开办试验师范学校,摸索中国教育的出路。

  在实践中,行知先生提出“生活即教育,社会即学校”,在老师的基础上,更强调社会生活对教育的作用,教育存在于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使教育和整个社会生活血脉相通。

  近又得先生一册《斋夫自由谈》,文字生动有趣,见智慧、有思想、真才学,今天的人读先生几十年前的文字一点不隔,反觉亲切。可见人类的智慧是永恒的。《胡适捉鬼》《比牛顿大一倍》《世上三等人》《生难杀易》《大胖子》《拆台》《阳历闹的乱子》《五毛钱的总司令》《如是见我》《精卫与志摩之喜事观》,每篇短短几百字,但读后都会莞尔一笑。

  行知先生有著名的“四问”(我们每个人每天都要问一下自己):


我的身体有没有进步?
我的学问有没有进步?
我的工作有没有进步?
我的道德有没有进步?

  我近年来在工作上虽然轻松了许多,可是读书和写作从来没放松过。每每在家里“闷”一天,黄昏不免要下去走走。有时事情多,连走都觉得浪费了时间。我走的地方是环城公园,那里环境很好,树木成林,幽静得很。有一次偶然在《菜根谭》上读到一句话:借境调心。我忽然好像一下明白了,我为什么喜欢去那里散步呢?原来是借境调心呀!今又得行知先生的“四问”,第一问就问身体。人类从远古走来,一直是劳作推动着社会文明的进步,不管是曾经的狩猎,还是后来的耕种,使人形成了每天要有一定的身体的使用的习性(有说是每天要有三到五公里的量,是曾经的狩猎留下的基因么?)——先生的名言又进一步佐证了我的需求。

  当然,在身体进步的同时,学问、工作和道德也是要同步提高的。

  在写这篇文章时我都感到幸福。与在伟大的灵魂相遇时,人不孤独。涵泳在先生的思想光辉中,自己虽然还很渺小,但也是在不断努力的;也希望自己每天能进步一点点,努力做一个高尚的有情趣之人。

【来源:歙县文旅 】(责任编辑:吕 嘉)

我要评论0人参与 已有0条评论(查看全部)

  •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注册
  • 剩余 200 字 验证码: 2462
    同步到微薄
  • 所载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本网保留不刊登无关或不雅评论的权利。
广告

推荐专题更多

精选视频更多

图片新闻更多

热点排行今日 本周 本月